卫健委截至24日24时新型肺炎确诊病例1287例死亡41例

中新网1月25日电 据国家卫健委网站消息,1月24日0-24时,29个省(区、市)报告新增确诊病例444例,新增死亡患者16例。新增治愈出院3例。19个省(区、市)报告新增疑似病例1118例。全国共有30个省(区、市)报告疫情,新增青海省。

“136人是一支队伍,我们受上海市政府、上海市卫健委的重托,以及同行与家人的叮咛,奔赴前线,将以自己最好的状态,共同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截至1月24日24时,卫生健康委收到29个省(区、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1287例,其中重症237例,死亡41例(湖北省39例、河北省1例、黑龙江1例)。已治愈出院38例。20个省(区、市)累计报告疑似病例1965例。

扺达武汉后,援鄂的上海医生们将稍事休息和调整,天明之后将举行全体会议,对各医院医生进行有效分组、并快速建立起有效的党组织领导,制定有计划的“战斗方案”。

据悉,作为国家卫健委派出的首批地方医疗队,上海医疗队将在当地进一步完善组织体系,加强管理,“场所变了、地点变了、人员变了,我们要把困难想得更多一点、更复杂一点,迎难而上克服困难。”郑军华在飞机上勉励队员,“136人是一支队伍,我们受上海市政府、上海市卫健委的重托,以及同行与家人的叮咛,奔赴前线,将以自己最好的状态,共同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凌晨0时1分,大年初一的第1分钟,136名医务人员组成的上海医疗队完成了飞往武汉航班的登机,踏上驰援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第一线。

另外,国(境)外通报确诊病例:中国香港5例,中国澳门2例,中国台湾3例;泰国4例(2例已治愈),日本2例(1例已治愈),韩国2例,美国2例,越南2例,新加坡3例,尼泊尔1例,法国2例。

凌晨1时25分,飞机降落在武汉天河机场,大家无声地行走,气氛安静而凝重。从这一刻开始,所有人神经紧绷,知道真正的挑战即将来临。在等待行李的转盘处,男医生们主动站出来,搬运大件的物资行李上推车,很快就将行李搬运完毕了。

“家人很了解我的工作和专业能力,知道这个时候我必须冲锋在一线,但能感受到他们的心里还是有很大的落差的。”徐斌说。

“临行前,家人做好了年夜饭,我简单坐下吃了两口,行李已经收拾好,我看到我父母坐在那里眼圈红了,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来自华山北院重症监护室的护师姜华说,“领导问我的时候,说给我几分钟时间考虑,我直接电话里回复:我可以!”

“妈妈,你放心吧,我在家会乖的。”电话那边,儿子的每一句话都扣动着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护士长汪慧娟的心弦。

登机前,专家们面对面建立起微信群,起名为“上海援鄂医疗队”。由于随队携带了大量前线急缺的物资,使得托运舱满舱,机场工作人员将头等舱腾出来放置大家的行李和物资,使得出发的时间稍有延后。同行的医生们看起来十分乐观,但是大家都知道,前面有一场硬仗在等待着他们。

“你不要刷我的泪点了!”接受采访时,华山北院重症监护室护师刘蓉跟记者笑着说。刚跟女儿告别的她,眼角还有一丝泪水。“昨天她看到新闻,就知道我可能要被调往武汉,心里还是有所准备的,但听到消息时她的第一反应还是:妈妈你可不可以不去?小朋友嘛,我也理解,但是她真的很坚毅,最后还是支持了我,我相信有家人和医院的支持,我一定可以平安归来。”

1月24日,京沪高速江桥收费站,一辆鄂牌照小汽车被交警拦下进行防疫检查。中新社记者 张亨伟 摄

今晚出征的医疗队员包括“普通患者救治医疗队”75人和“危重症患者救治医疗队”60人,领队1名。他们分别来自呼吸科、感染性疾病科、医院感染管理科、重症医学科和护理专业等。

前线急缺物资塞满托运舱

本次医疗队领队、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郑军华介绍,此次医疗队来自全市5个区近30家医院,具备丰富的呼吸疾病、危重症救治经验。抵达武汉后,队员们将先入住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当地传染病医院)附近宾馆,听从国家卫建委下一步指挥安排。未来一段时间,这里将是援鄂医生们的驻地。

在接到国家卫生健康委通知后,根据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治需要,上海市立刻组派医疗队,做好援助准备。接到任务后,各大医院医务人员主动请战,24小时内,来自上海52家医院的136人整装待发。

卫健委将继续指导各地做好疫情应对处置工作。要情随报。

除夕夜,这个风雨之夜,这些“逆行者”受命于危难之际,他们无所谓选择,他们唯一的选择是救死扶伤。

记者采访时,她正与同事一起赶往上海虹桥机场,准备登上去往武汉的飞机。1月24日下午5点左右,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统一安排部署调拨4名医护人员支援武汉。留给这些医护人员整理行囊、与家人告别的时间只有不足3个小时。

目前追踪到密切接触者15197人,已解除医学观察1230人,尚有13967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总院感染科副主任医师徐斌,是此次华山医院支援武汉医疗团队中的医师,从华山医院出发前,他就像一位“大家长”一样,整点着行囊和医疗物资。看到医疗物资的纸箱上没有标识,他扔下背包拿起马克笔,在每一个箱子上写下医院的名字,生怕物资在运输过程中遗漏。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