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时速肺炎“救命药”离我们还有多远

每经记者 陈鹏丽 周程程 任芷霓 郑洁 曾剑 文巧 刘晨光    每经编辑 宋思艰 魏官红 陈星    

在关注“治疗”的同时,如何让健康人“预防”新冠肺炎?这也正是疫苗需要解决的问题。

药物研究机构猛攻新冠病毒

1月25日,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和上海科技大学联合研究团队发现了首批30种可能对新型肺炎有治疗作用的药物,其中包括12种抗艾滋药物。

同日,在国家卫健委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科技部生物中心副主任孙燕荣表示,目前已筛选出几种药品,正在进行进一步的临床验证。其中,抗疟药磷酸氯喹在临床试验中,已初步显示出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具有一定疗效。

张伯礼院士本人也没有停止求索。据新华社报道:应急科技攻关项目中西医结合防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临床研究3日在武汉正式启动,这一项目正是由他牵头,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组织4省8家单位参与。

对于这样一场找寻,人人身在其中,人人焦急万分,人人翘首以盼,消息,也不断传来:

2月2日,广东省药品监管局透露,由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申报的医疗机构制剂“肺炎一号”药方已经纳入应急审批程序。据了解,“肺炎一号”在治疗中被观察到对患者病情有效。

瑞德西韦这个音译词在百度指数中,1月31日指数为0,2月1日猛增至23903。

上述人士透露,医学研究所该项研究目前难点是研究对象的招募,正在和相关部门进行沟通。

2月3日,吉利德工作人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吉利德正在配合中国的卫生部门开展一项随机、对照试验,以确定使用Remdesivir(瑞德西韦)治疗2019-nCoV感染者是否安全和有效。

与此同时,中国作为传统中医大国,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过程中,也没有忽视对中医药的重视。

截至2月4日24时,全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超过2.4万例。

以SARS为例,2003年初非典爆发,当年6月非典再无新增病例,但直到2004年12月,中国自主研发的SARS疫苗I期临床试验才完成;1999年,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爆发的尼帕病毒传染病,至今尚没有被证实有效的治疗手段和疫苗;中东呼吸综合征病毒截至目前也没有特效药,尽管该传染病的死亡率高达30%;而埃博拉病毒疫苗2019年底方才正式批准上市。

上述消息引起轩然大波,一方面,让双黄连口服液在电商平台脱销、线下被抢购,另一方面,各方也纷纷提出质疑,就算双黄连在体外对新冠病毒有抑制作用,但其在体内经代谢后还能否以安全的药物浓度起到抑制效果。

2月2日下午,泰国副总理兼卫生部长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泰国发现了有效治疗新冠肺炎的用药方案。

此外,有信息显示,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已登记启动了28项新型冠状病毒研究。

2月2日,瑞德西韦在中国的临床试验申请已获受理,注册企业为吉利德科学与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物研究所。

“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要“送瘟神”,无疑需要特效药。哪些药对新冠肺炎有效?哪些药是新冠肺炎的“救命药”、特效药?

有信息显示,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已登记启动了28项新型冠状病毒研究。

全国累计确诊24324例,累计死亡490例。新增出院262例,累计已治愈出院892例,现有疑似病例23260例。

北京鼎臣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创始人史立臣甚至对记者表示:“西药成分单一,而中药成分非常复杂,并不清楚里面到底是哪个成分有效。”

其中,四川省医学科学院、四川省人民医院提出了一项研究,即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等用于治疗新冠肺炎的临床研究。就此,四川省人民医院急诊医学与灾难医学研究所相关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经过对艾滋病等病症治疗的经验来看,单联的药物治疗没有多联的药物治疗效果好。这也值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治疗药物研发借鉴参考。

在这些被宣布可能有效的药物中,目前,瑞德西韦的呼声最高。

1月31日深夜,人民日报官微发文称,中科院上海药物所和武汉病毒所联合研究初步发现,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正在开展临床研究。

记者查询国家药监局官网发现,以“阿比多尔”为关键词进行搜索有7条(其中2条搜索项为原料药),包含海南先声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先声药业)、石药集团欧意药业有限公司、江苏吴中医药集团有限公司苏州制药厂在内的多家公司的制剂有片剂、颗粒及胶囊等;达芦那韦目前批文由西安杨森所有。

2月1日,权威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透露,美国本土第一例新冠病毒肺炎患者治愈过程中使用到了一种叫做瑞德西韦(Remdesivir)的药物。

现实世界中,面对传染病,人类新研疫苗并不会像电影演绎的那样容易。

1月26日凌晨,北京市卫健委证实,抗艾滋药物可以试用于治疗新型肺炎,克力芝一夜之间广受关注。

海南先声药业相关负责人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生产的阿比多尔分散片(商品名:再立克)优先供应武汉,一开始就免费赠送了一部分。其他省市有300多家医院有需要也供应,但仍是驰援湖北定点新冠肺炎治疗医院为主。

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在2月3日也表示,不主张将双黄连作为预防用药。他同时也提到了对中药治疗的看法:“中药治疗是对症治疗,中药治疗针对的不是病毒,而是调节肌体的免疫状态。”

随着确诊病例数不断增长,一场与疫情赛跑的“特效药”找寻行动迅速展开!

特效药之外,我们又对冠状病毒了解多少?又有多少野生动物开始了对人类的“复仇”?这不只关乎当下,还关乎我们到底会有一个怎样的未来。

1月26日,中国疾控中心宣布启动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研发,已经成功分离病毒。

同日,中国疾控中心宣布成功分离病毒,启动疫苗研发。同日,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研制出一种广谱抗病毒喷剂,称可用于一线医护人员防护。

1月31日晚,上海药物研究所和武汉病毒研究所初步发现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不过,该说法后来引发诸多争议。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紧要关头,公众对“特效药”的期盼比任何时候都更加迫切。只要有消息称某种药物“可能”有用,不少人便顾不上分析判断,短时间内就把这种药买断——如同双黄连口服液卖脱销一样。

同时,一位志愿者告诉记者,目前吉利德在中国的随机、双盲、对照三期临床研究正在启动,总样本量270例,试验于2月3日开始,4月27日结束,目前正在招募首批新冠轻中重度患者入组志愿参与试验,“这个项目是真实的”,该志愿者表示,“但是目前还没有更多的信息可以给出来”。

2月4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团队表示,阿比朵尔、达芦那韦能有效抑制冠状病毒,建议将以上两种药物列入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

据长江网4日消息,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团队,在武汉公布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最新研究成果,其表示:“阿比多尔、达芦那韦能有效抑制冠状病毒”。她建议将以上两种药物列入国家卫健委《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

这一刻,全世界药物研究盯紧了新冠疫情。

2月1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透露,美国本土第一例新冠病毒肺炎患者治愈过程中使用到了一种叫做瑞德西韦(Remdesivir)的药物。瑞德西韦是由美国吉利德科学公司研制,2月3日开始在中日友好医院进行临床试验。

但在2月4日,另一条重磅消息传来:

截至2月4日24时,全国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3887例,新增死亡病例65例。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