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某国企原会计沉迷打赏网络主播386万公款被挥霍

沉迷打赏网络主播 386万公款被挥霍

“都是网瘾害了我!”日前,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纪委监委组织开展了一次全区财会人员专题警示教育大会。现场播放的专题片中,江苏某国有企业赣榆分公司原会计项某泪流满面,悔恨难当。

二是未按规定取得许可和备案擅自生产销售的行为;

1994年9月出生的项某,从小学习成绩优秀,大学时却迷上了网络游戏。“打网络游戏需要花钱,而父母给的生活费有限。此时校园贷找上了我,第一笔轻松就贷了1800元。”留置期间,项某说。此后他一发不可收拾,毕业时欠款达8万元。“我不敢告诉父母,怕他们生气。”直到最后被债主逼得实在瞒不住了,父母不得不帮他还清贷款。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2019年8月20日,赣榆区监委对项某涉嫌职务违法线索予以初核;8月23日,经赣榆区监委研究,对项某予以立案调查,采取留置措施。2020年2月10日,因犯职务侵占罪,项某被赣榆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

六是商标侵权、商业仿冒混淆、虚假宣传和虚假广告的行为。

四是以普通、工业用等非医用口罩冒充医用口罩等以假充真、以次充好的行为;

五是生产销售无生产日期、厂名厂址、产品质量合格证明等“三无”产品以及冒用认证标志等质量标志的行为;

三是加强对查办案件进行指导。下发《市场监管总局关于依法从重从快严厉打击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防控期间违法行为的意见》,对于涉及疫情防控的违法行为,要求从重处罚,对于疫情防控相关的违法案件要优先加快办理。

“我知道打游戏耽误学习、耽误工作,但就是控制不住,很享受游戏里一呼百应的快感。”为了这种虚无的满足感,工作没多久的项某又玩上网游。不仅花光自己的钱,他还盯上公司的资金。

“第一次动公司的钱,是在2018年1月。当时营业厅收到一笔器材销售款1000元,我开了收据,随手把钱放到抽屉里,也没人过问,我就用来充值网游了。”项某交代。此后他便开始用现金收入不入账的方式,截留公款玩游戏。

“年轻干部本应遵纪守法、钻研业务,为以后的人生道路打下坚实的基础,而项某却被网瘾所困,最终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让人痛心、更让人反思。”赣榆区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区纪委监委督促案发单位加强警示教育,举一反三,堵塞财务管理制度漏洞。(本报通讯员 李楠 曹广坤)

三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以及过期失效产品的行为;

同时被挥霍的,还有他的青春年华。“我知道公司的钱是不能动的,但我还是没有管住自己的手。当知道已经拿了公司这么多钱的时候,我便想着该收场了。”2019年4月,他带着最后从公司套取的10万元,潜藏到湖南某处偏僻的山区。

一是及时进行部署,提出有效举措。1月28日下发了《关于及时查处和从严打击制售假冒伪劣口罩等个人防护用品的通知》,强调对防疫急需的口罩等个人防护用品加强执法稽查工作。

二是开展对口罩产品质量监督专项抽查。按照统一部署安排、统一技术标准、统一工作要求的原则,组织全国市场监管部门开展口罩产品质量监督专项抽查,确保口罩的质量要求。

四是查办了一批案件,对制售假冒伪劣口罩等防护用品的违法行为起到有力的震慑。已经出动执法人员40多万人次,检查经营户10多万个,立案查处320多件。

在当天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杨红灿围绕打击非法制售假冒伪劣口罩等防护用品回答了记者提问。他介绍说,疫情发生以来,市场监管总局持续关注疫情的发展和防护用品市场秩序,围绕打击非法制售假冒伪劣口罩等防护产品开展了一系列工作。

一是囤积居奇、哄抬价格、串通涨价、价格欺诈的行为;

“市场监管部门在查办案件中发现涉嫌犯罪的,也要及时向公安部门移送,追究违法当事人的刑事责任。”杨红灿说。(完)

2019年4月,项某又迷恋上一名网络女主播。他虚构“富二代”的身份,几千、几万地给主播“打赏”。为此,他以各种名义套取公款,甚至还偷拿公司财务经理保管的网银盾,通过网银转账侵占公款。就这样,不到两年时间,超过386万元的公款被项某挥霍。

杨红灿表示,下一步将重点严厉打击6类违法行为: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