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防疫消毒过度需建立规范化标准

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2月15日在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介绍,有的地方对外环境进行大范围消毒,这是个误区。空气、地面、绿植等,紫外线下存在病毒的可能性极低,在没有明确受到呕吐物、分泌物、排泄物污染的区域是不需要消毒的,更不需要设置消毒通道,对街面进行大量消毒,残留的消毒剂也会污染环境。

“消灭杀”是卫生防疫的重要手段和内容,可有效控制病毒传播途径。现有的研究表明,新冠病毒主要是通过飞沫传播,同时单位空间里的病毒量越高,被感染的概率也就越大。在局部空间及时消杀,能最大程度降低感染的风险。尤其是在公共场所,比如机关事业单位、医疗机构等,实行例行的消杀就异常重要。因而,无论是民间、业界还是官方,对于防疫消毒都十分重视。

在英超效力期间,让李铁执教有了Manager(英式主教练)思维。

李铁坦言:“没有里皮,就没有今天的李铁。”

发言人说:“公益金早前成立‘公益金及时抗疫基金’,照顾市民经济上的需要,亦派发‘爱心防疫包’予基层居民,共同抗疫。相信公益金凭着多年扶贫助弱的经验,能在此关键时刻发挥重要作用,将来自社会各界的善款有效分配予服务社群的机构,令有需要的市民继续得到支援。”

听从了里皮的建议,李铁来到武汉卓尔,同样两年时间把球队从中甲带到中超,并且在刚刚过去的2019赛季获得第六名。和里皮在俱乐部、国家队共事多年,李铁表示,老帅的经验和对球队的掌控力让他印象很深,“有里皮,才有现在的李铁”。

中国男足新主帅李铁有两个小习惯:一是嘴角上翘,吹动自己额前的头发;二是每天写训练笔记,记下心得,这么多年,从未间断。

在曾经带过的每一支球队里,李铁都会讲一段话,这次在国家队,他也准备在略加修改之后和国脚分享:“希望球员能够珍惜中国足球带给你们的一切,珍惜能有机会为国家队踢球的机会,把每一场国家队的比赛都当做自己人生中最重要也是最后一场比赛来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更重要的是,“全城消杀”这样的做法可能会进一步增加群众的恐慌情绪,比如一些小区搭建云雾缭绕的“消毒棚”,既违反了人和物需分开消毒的原则,又有成为病毒集散地的风险,这些做法都缺乏科学依据。

曾经的“换李铁”铸就大心脏

李铁说:“这些人并不是真正了解我,现在中国足球遇到了很大困难,对我来讲只要有机会为国家工作,不管是主教练还是其他工作,我肯定会不假思索地决定,全力以赴去争取这个机会,根本就不需要过多考虑。”

“有私心的球员在国家队没有位置”

在足球场上,几乎每一次换帅都是临危受命。李铁和中国队面对的危局,是如何从2022年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40强赛中成功突围。

李铁希望在很短的时间内,能打造出一支能征善战、作风优良的国家队,“这支球队一定要团结,一定要有纪律性,到球场上能够竭尽全力”。他坦言自己选人用人的标准非常简单,就是所有入选国家队的球员要有极强的国家荣誉感,“愿意为国家奉献一切,这是第一原则,如果有私心,对不起,这支球队肯定没有你的位置”。

李铁。(李乃妍 摄)

在3月3日上午,林郑月娥在出席行政会议前,会同特区政府多个部门负责人会见记者。在记者会上,林郑月娥表示,特区政府将通过多重举措全力抗击疫情。林郑月娥称,目前香港的疫情处于可控状态,但是目前疫情在多个国家和地区蔓延,为此特区政府也出台了相应的旅游限制和检疫措施。同时,也需要香港市民能够作出努力,保持个人卫生和尽量减少社交接触,政府将会出台金额达数百亿港元的纾解民困、帮助企业的措施,推出十项民生举措和成立300亿元的“防疫抗疫基金”。最后,林郑月娥也呼吁社会各界能够大力支持特区政府的各项举措。

至于压力,李铁的回答轻描淡写:“我曾经承受过的压力太多了,这些对我来说都不是问题。”

1月5日,李铁选定的27名国脚将在下午5点之前在广州完成集结。根据训练安排,球队当晚就有一次训练。6日上午球员完成体检之后,下午继续训练,从7日开始进行全天训练。李铁说:“这些球员可能马上要经历他们一生当中最累的一个准备期,(集训期间)会有很多次一天三练。准备期体能储备非常重要,我们也要多花一些时间把我们的战术打法告诉他们,此外还需要提高球员克服困难的能力。”李铁透露,在集训期间,国足计划至少要打两场热身赛。

李铁回忆道:“2012年的时候,我在辽宁过得很好,但还是放弃了舒服的生活选择恒大,和里皮团队一起工作。后来如果不离开恒大,我还可以有一份非常舒服的工作,但我选择了河北华夏幸福,用两年时间把球队从中甲带到中超。后来回到国家队,我一样可以待很长时间,做领队、做管理、做助理教练,在和里皮交流之后,他觉得我应该迎接更多挑战。”

行政长官和政治任命官员捐出薪酬予公益金

李铁说:“我不太愿意想未来的结果如何,我希望把每一天过好,把每一天的工作做好。其实总结成四个字就是‘竭尽全力’,这句话说起来容易,可是当你遇到困难的时候,球迷的压力、裁判的压力、对手的压力……各种压力下,你还要努力将最后那点力量用出来。我希望球员能够全力以赴,尽可能赢下所有比赛。进入12强赛之后,我们才能有更长远的计划。”

如今,被换上场的李铁,早已宠辱不惊。

从专业上讲,基于消杀的效果进行评估,大面积的消杀的做法也值得商榷。空气、地面、绿植等,紫外线下存在病毒的可能性极低,若非受到病毒污染而必须消杀,对这些外部环境实行大面积消杀并无必要,既会对人力物力财力造成浪费,又会因为消毒液的残留而影响环境。常见消毒剂的主要成分是次氯酸钠,通常来说这种不饱和的酸在空气中很难挥发,会对人体带来伤害,渗透到地下会污染水源,产生更为长期的影响。所以,面对过度消杀的现象,很有必要从专业和科学的角度及时纠偏。

政府发言人说,为纾缓疫情对各行各业和市民大众造成的打击,政府透过成立300亿元的“防疫抗疫基金”和财政司司长刚发表的二零二零至二一年度《财政预算案》,推出多项措施,纾解民困;同时,不少热心的机构和团体亦一呼百应,积极向弱势社群伸出援手,帮助他们渡过难关。

2008年从英国回国之后,李铁就再没有离开中国足球第一线,对现在这批球员了如指掌是他的优势。他说:“我有信心把他们的最佳状态表现出来。我不用球队每一场比赛都有超水平的发挥,只要他们正常发挥自己的水平,这需要我们多给球员信心。”

让李铁至今记忆犹新的压力,是1997年大连金州体育场近4万球迷“换李铁”的喊声,他说:“我以为一生当中有这样一次经历就够了,没想到2001年又来一次,在西安,同样是这样(的喊声)。经历这些之后,我在面对压力的时候就没那么害怕了。现在,我面对再大的压力,心跳也就是50下,早上晨脉就是40下。”

李铁说,自己是一个会按照目标前进的人,也是一个喜欢不断接受挑战的人。10年的执教经历,已经充分证明了他这两个性格足够鲜明。

“我是一个不断接受挑战的人,但是我的目标非常清楚,就是希望有一天,能成为国家队主教练。”李铁说。

对于老将和归化球员的使用,李铁表示,现在这支国家队,大门对所有球员敞开,“我们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希望他们在联赛当中有好的表现,我们会关注所有球员的动向,甚至包括他们的训练,我会在联赛间歇的时候,跟每一家俱乐部的主教练交流,了解球员的第一手资料。我们选择球员,年龄不是问题,只要具备了国家队的水平,大门就永远敞开。同样,我也不会考虑谁是归化球员就一定打主力,来到我的球队,大家的身份都是公平的,就是看训练和联赛中的表现,谁展现出的竞技状态稳定,在国家队才有位置。”

为您推荐 推荐 娱乐 体育 财经 时尚 科技 军事 汽车 房产 + 加载更多新闻

以下是新闻公报全文:

如今目标达成了,挑战也随之开始。

在1月5日的国足主教练见面会上,李铁透露自己的与国家队的合同只签到2020年6月9日,而如果中国队能从40强赛突围,他将继续带队征战。

从2009年成为辽宁队的助理教练起,李铁先后在辽宁宏运、广州恒大、河北华夏幸福和武汉卓尔4支球队担任助理教练或主教练,还曾辅佐佩兰、里皮两位国家队主帅。几乎每一次变动,李铁都是离开“舒适区”,向未知发起挑战。

执教国足后首次接受媒体专访,李铁对第一个小习惯按下“暂停键”,对第二个小习惯按下“后退键”,回忆自己小时候是如何在辽宁“青训教父”张引指导的建议下开始写训练笔记。正因每天训练之后冷静的反刍与思考,让李铁在球员时代潜意识里就感觉自己“一定会成为一名教练”。

2月13日,中华预防医学会消毒分会等三协会发表倡议书,提示过度消毒的问题,既表明过度消毒比较普遍,需要立即进行纠偏,同时又表明建立规范化的消毒指南和标准十分必要。消杀场所、消杀方式、消杀频次、药物配方等,不妨由专业机构制定一个技术标准和操作规范,以形成指导和指引效果,如此才能避免各行其是形成的乱象。除此之外,对于其他专业性较强的防控措施,在出台方案时也应同步制定相应的操作指南,以此提高“科学防控”的含金量。漫画/陈彬

但有些信息却容易带来恐慌式误导,比如“打个喷嚏,气溶胶就可以飞出几百米!” “在家里开窗,带着病毒的气溶胶也会飘进来。”自媒体争先恐后的科普,不但给普通人带来了情绪上的焦虑,也带偏了一些单位或个人,使他们在消杀手段上走向了极端,一些地方均不同程度地采取了“全城消杀”的措施。消杀的面积越大,使用的消毒液越多。比如,2月9日,郑州市对180余条道路进行了喷雾消毒作业,出动人员1200人次,出动各类车辆240余辆,使用消毒液约3300公斤……时下,消毒液等防控物资还相当紧缺,一些地方采取普遍消杀的做法,会进一步加剧供不应求的矛盾。

据香港特区政府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通报,截至3月5日,香港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104例。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今日(三月六日)致函香港公益金,附上她和所有政治任命官员(包括各司局长、行政长官办公室主任、各副局长及政治助理)共44人一个月薪酬的支票,捐出共10,805,250元款项,展示管治团队与市民同心抗疫、共渡时艰。

男足主教练堪称中国最“烫手”的职位之一,只向前回望10年,高洪波、卡马乔、佩兰、里皮……4位国足主帅无一不是在离开时神色黯然。在李铁决定接受挑战前,身边也有很多朋友劝他不要做这种尝试,因为执教国家队“是一个很大的坑”。

李铁(中)、孙继海(右)是当时国足留洋派的优秀代表。

香港时间14时15分

我是一个不断接受挑战的人,但是我的目标非常清楚,就是希望有一天,能成为国家队主教练。”

在李铁看来,中国球员的一大问题是无法把自己的水平在国家队的比赛中表现出来,这与他们曾经接受的训练方式有关,也与抗压能力不足有关。“在国家队比赛的压力是非常大的,这也是为什么有些球员联赛当中表现很好,却踢不了国家队比赛。我一定要找到愿意为国家踢球的队员,还能承受国家队压力的球员,这并不容易。”李铁说。

跟贴已关闭去跟贴广场看看 > 网易新闻客户端下载

在2019年底的东亚杯比赛前,李铁给每一位自己想争取的球员打了电话,但是过程并不顺利,有球员以各种各样的原因说没法接受征召。“能理解,但我不能接受!”李铁说,“有球员问我,国家利益和俱乐部利益发生冲突怎么办,我告诉他们一定要选择国家利益,只有这样才能走得更远,而且为国效力就应该毫不犹豫。”

跟贴0 参与0 发贴

“2009年我从四川回到辽宁,转变为助理教练兼队员的角色,(当教练的)目标就开始清晰了。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是用10-15年时间成为中国国家队主教练,老天眷顾我,现在提前实现了自己的目标。”李铁说。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