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面前有把衡量道义的尺子

疫情面前,有把衡量道义的尺子(钟声)

是伸出援手抗击疫情,还是乘人之危落井下石?这是抉择大是大非大义的问题

疫情是全世界共同的敌人,疫情面前不能缺失起码的同情和公理。但不幸的是,在国际正义力量携手抗击疫情之际,美国一些政客却忙着从中捞取政治私利,其表现已跌破人类文明的底线。先是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公开说,疫情有助于加速工作机会回流到美国,再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近日在中亚访问时公然借疫情挑拨中国与邻国关系。更有甚者,美国参议员汤姆·科顿最近反复诋毁中国,叫嚣“封杀中国”“所有美国人逃离中国”。这些美国政客一而再再而三的拙劣表演,丑陋且无知。美国不少网民就一针见血地指出,科顿的言论“比新型冠状病毒危险得多”。

疫情面前,有把衡量道义的尺子。

“防范是必要的,但无需过度反应。世界卫生组织不建议各国采取任何旅行或贸易限制措施,呼吁各国应基于证据采取令人信服的措施。”在2月3日的世卫组织执行委员会第146届会议上,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从专业角度透彻讲述现在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应当的,呼吁人们不要恐慌。几十个国家的与会代表称赞“中国的防控和诊疗措施堪称典范”,表示“愿意和中国人民一道打赢这场疫情阻击战”。毫无疑问,恐慌蔓延比疫情传播更可怕,鼓足信心才是金。

“没有公司不想做下沉市场,只是现阶段能不能做,以及怎么做。”教育行业从业者邹羽(化名)告诉界面教育,多家在线英语小班课公司都在抢占下沉市场,但下沉并不容易。

2019年,在线英语小班课公司未宣布过大额融资,甚至屡屡传出不利消息。2019年1月,在线1对4品牌“LingoBee小灵蜂”母公司有教未来宣布破产。11月,新东方在线(01797.HK)旗下多纳外教学堂宣布,将于2020年停止运营。12月,51Talk(NYSE:COE)公布2019年Q3财报,其小班课营收同比缩水47.6%。

在线英语小班课曾是教育创业的一大风口,试图解决在线外教一对一的盈利难题。尽管不少家长已经接受在线外教一对一的学习方式,但对于公司来说,一对一教学的毛利率过低、难以盈利。因此,多家教育公司力推一名老师同时教多名孩子的小班课,试图改善在线英语行业的盈利困境,打造出新的独角兽创业公司。

尚未爆发的在线英语小班课,目前仍然只是早期发展阶段。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K12在线教育行业研究报告》,线下教育培训的主流班型已经从大班、一对一逐渐演化至小班。在线教育行业中,大班、一对一已经兴起,走向下沉市场后,在线英语小班课可能将找到更合适的市场位置。

排班是在线英语小班课运营面临的最大考验。黄河向界面教育解释,教育公司需要将相同水平、相同进度的学生凑成一个班,因此很难实现完全满班。鲸鱼外教培优CEO吴昊告诉界面教育,在线英语小班课的“三固定”模式(固定老师、同伴和上课时间),对学生、老师而言体验更好,不需要每次上课都适应新人,然而“三固定”上课也意味着教育公司面临更大的排班、组课难度。

由于三四线城市家长能够接受的课程价格较低,因此在线英语小班课公司可能需要将1对2的班级转变为1对10,这又是一个新的运营挑战。另外,三四线城市家长相比“美式口音”“美国文化”这类素质内容,更重视应试能力提升。邹羽表示,在线外教小班课公司必须做出调整,甚至需要重新研发配套课程。

主打小班课的久趣英语、艾尔美校、Proud Kids等公司,已经将目标聚焦在下沉市场。目前,一线城市的教育培训市场已日趋饱和,而低线城市仍有大量市场空间,收费比一对一更低的在线英语小班课,在价格上更易为低线城市家长所接受。

面对疫情,是伸出援手抗击疫情,还是乘人之危落井下石?这是抉择大是大非大义的问题。良知和正义坚信,理解、同情、支持和团结的力量终究是主流——众多国家和国际组织正在积极筹措、运送医疗防疫物资到中国,众多国际友好人士通过各种方式声援中国抗击疫情,“武汉加油”“中国加油”的声音来自四面八方。无论是物质的帮助还是情感的支持,都彰显着同心合力共渡难关的正能量,这是彼此命运休戚与共的人类社会应有的美好景象。

“小班课跑了三年左右,也没有跑出一个VIPKID。” 伴鱼少儿英语创始人兼CEO黄河告诉界面教育,虽然从表面上看,在线英语小班课通过多个学生同时上课摊薄了师资成本,但实际运营极为复杂。

下沉二、三线城市,成为多家在线英语小班课公司寻找的破局点。

哈沃在线美教小班课CEO曾伶鼎曾在2018年GET教育科技大会上表示,很多创业者起初以为小班课毛利高,满班率不成问题。“但冲进去以后才发现满班率达不到理想水平,续费率和获客成本也和一对一差不多,马上就不行了。”

这是一场人类与病毒的较量。中国政府和人民冲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第一线,谱写出感天动地的捍卫生命之歌。这也是立见是非高下的战场。一方面,国际正义力量与中国同心协力抗击疫情,述说着患难见真情的佳话,奏响了人类命运与共的时代乐章。另一方面,个别西方国家反应过度,西方一些政客甚至不惜践踏道德红线做起落井下石、借机渔利的大梦。

根据媒体报道,2009年始于美国的甲型H1N1流感造成163.23万人被感染,28.45万人死亡,死亡率高达17.4%。此次在中方的不懈努力下,目前中国境内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死亡率约2.1%,远低于以往其他疫情。2月1日起,治愈人数开始超过病死人数。这充分表明疫情可控、可治。可是,就在世界卫生组织刚刚明确表示没有理由采取不必要的措施干扰国际旅行,不主张甚至反对对中国采取旅游限制之际,美方竟然率先将赴华旅行提醒提高到等同于一些战乱国家的最高级别,禁止美国公民前往中国,还禁止过去14天内曾赴华旅行的外国人入境美国。美方第一个从武汉撤出领馆人员,第一个提出撤出其使馆部分人员,第一个宣布对中国公民入境采取全面限制措施……在美国国土安全部官员也认为疫情“对美国公众的总体风险尚低”的情况下,美方做法显然缺乏事实基础和科学依据。美国相关专家也认为美方“正从过分自信转变到恐慌和过分应对”,“此举既没有科学依据,也无益处”,因此建议“尽快撤销”。

You may also lik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