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瘟神》的精神内涵

既有理想,又有现实;既有科学,又有神话;赤诚之心和爱国爱民之情,跃然诗行——《送瘟神》的精神内涵

并且,全面落实立案登记制,做到涉农民工工资案件有案必立,有诉必理,通过中国移动微法院、网上立案、跨域立案、巡回办理等便民方式,最大限度降低农民工维护权益成本和门槛,坚决杜绝拖延立案、人为控制年底不立案等现象。

诗中,毛泽东的内心世界随着神奇的想象、多变的画面得到了多方面的展示。既有理想,又有现实;既有科学,又有神话;既有对旧中国劳动人民牛马不如苦难生活的叹息,又有为新中国劳动人民精神振奋、斗志昂扬,使祖国出现欣欣向荣景象的喝彩。这两首诗,情致高昂,想象丰富,气吞山河,鼓舞人心。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赤诚之心和爱国爱民之情,跃然诗行。

对群体性或涉案金额较大的案件要挂牌督办,统筹处理,防范引发重大风险。发挥刑法打击拒不支付劳动报酬、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等犯罪行为的威慑作用,对恶意欠薪构成犯罪的,坚决依法严厉惩处。

这两首诗最早发表在1958年10月3日《人民日报》上。

牛郎欲问瘟神事,一样悲欢逐逝波。

对群体性或涉案金额较大的案件挂牌督办

工作人员回来后,把情况一五一十地报告给了毛泽东,其中讲到了广大群众心里害怕,对治疗血吸虫病看不到希望。听后,毛泽东怎么也睡不着,他的卫士李家骥曾回忆一天夜里他值班时的情况:“毛主席说,我睡不着。你们这次去看,那么多孩子,那么多年轻人,那么多上了岁数的老人,都得了血吸虫病,我们工作没有做好啊。我看他老人家心情不好,就说,主席,我给你擦擦澡,你早点休息吧。毛主席说,小李啊,我睡不着,我们要想办法,及早治这个病,根除这个病还要想办法。”于是,毛泽东对此展开了进一步的调查研究。他先后同上海市委和华东地区几个省的省委书记座谈,了解情况,商讨对策。

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

尊重科学家的意见,尊重科学规律,是毛泽东的一贯作风。1955年11月17日,毛泽东专门请在北京的卫生部副部长徐运北来杭州,报告关于防治血吸虫病的情况。徐运北回忆道:“当我汇报现在病人多,治病还没有理想的药物时,毛主席说,要充分发挥科学家的作用,要研究更有效的防治药物和办法。”

1950年冬,上海市郊任屯村农民联名给毛泽东写信,希望尽快治好血吸虫病。据方志载,任屯村属血吸虫病重灾区,1929年有275户960人,至1949年仅154户461人,村中中青年大多丧失劳动能力。时有民谣:肚胞病,害人精,任屯村里栽祸根;只见死,不见生,有女不嫁任屯村。这封信,辗转到了毛泽东手中。毛泽东立即指示,派出医疗队,进驻任屯村,送医送药,查病治病!也是同年,新中国第一个血吸虫病防治专业机构——苏南血吸虫病防治总所建立。几年下来,任屯村血吸虫病防治取得明显成效。这个小小的村庄,成了毛泽东指挥消灭血吸虫病的第一战场。

1955年仲夏,正当农忙时节,毛泽东外出视察工作。他一路从北向南,有时细察,有时访问,有时召集当地负责人座谈。到了杭州,毛泽东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开会期间不要搞其他活动,要帮助他去了解杭州郊区农民的生活情况。于是,这几名工作人员就到杭州郊区的余杭地区去调查访问。

毛泽东从调查中了解,血吸虫病的传染途径,主要是接触疫水,饮用或者身体接触。于是,毛泽东根据科学家们的意见,全面加以引导防治。一方面是斩断血吸虫传染源头,阻止含有血吸虫卵的粪便进入水源。另一方面是消灭血吸虫的唯一中间宿主钉螺,必须将它用药物杀灭和改变环境。同时,切断接触传染源,开展群众性的爱国卫生运动。

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挂在心头,是毛泽东的为政理念。新中国成立之初,新生的人民共和国遭遇到血吸虫病这个“瘟神”侵袭。长江流域及以南13个省,近1亿人口受到威胁。儿童患病影响发育,妇女得病多不生育。在血吸虫病严重流行区,患者相继死亡,人烟凋敝,田地荒芜。为此,毛泽东忧心忡忡,寝食不安。

通知指出,要切实提升拖欠农民工工资案件的执行成效。各级人民法院要组织开展专项集中执行活动,做到优先立案、优先执行、优先发放案款。用足用好失信惩戒、限制高消费、限制出境、罚款拘留等执行措施,依法采取冻结、扣押、查封、拍卖、变卖等强制措施,保障农民工及时兑现权利。

依法设立的农民工工资保证金账户原则上不冻结

对于执行到位的款物,应当及时交付申请执行人,严禁截留或挪作他用。对于被执行人确无履行能力、申请执行人又面临生存、生活困难的涉民生案件,要积极开展对申请执行人的司法救助。将符合条件的当事人纳入社会保障、脱贫攻坚需要特别关注人群的范围。

通知还要求,要建立完善拖欠农民工工资纠纷协同处置机制。加强与人力社保、公安机关、住建部门等政府部门的协调配合,建立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长效机制。要充分利用司法建议等方式,及时向职能部门提出预防、解决欠薪问题的意见建议,加强源头治理,促进农民工劳动报酬权益维护机制的健全和完善。

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是毛泽东的工作法宝之一。1955年11月17日,毛泽东在杭州听取徐运北关于防治血吸虫病情况的报告。当徐运北汇报到管理粪便、管理水源、消灭钉螺等任务艰巨时,毛主席说,要发动群众,不依靠群众是不行的,要使科学技术和群众运动相结合。

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

1956年2月17日,在最高国务会议上,毛泽东发出了“全党动员,全民动员,消灭血吸虫病”的战斗号召。1957年4月20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消灭血吸虫病的指示》,将消灭血吸虫病视为“当前的一项严重的政治任务”。

1958年毛泽东写下《送瘟神二首》

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

1955年11月在杭州召开了中央工作会议。在会上,毛泽东提出:“对血吸虫病要全面看,全面估计,它是危害人民健康最大的疾病,应该估计到它的严重性。共产党人的任务就是要消灭危害人民健康最大的疾病,防治血吸虫病要当作政治任务,各级党委要挂帅,要组织有关部门协作,人人动手,大搞群众运动。一定要消灭血吸虫病!”

这个指示,即便在今天读起来仍感到温暖和振奋。毛泽东的思想与情怀、意志与胆略、决心和行动,令人动容。这个指示,对全党、全国人民至少有3个明确的信号:首先是科学的判断。我们应该如何正确认识血吸虫病,它的危害性严重性丝毫不能低估。这种病夺去了多少人的生命,又让多少人徘徊在生死的边缘。其次是切实的行动。党委要挂帅,部门要合作,群众要参与。要人人动手,大搞群众运动。再就是坚定的目标。咬定青山不放松,一定要胜利,一定要全部彻底消灭血吸虫。

通知要求,各级人民法院要建立完善拖欠农民工工资案件一站式诉讼服务机制,建立案件绿色通道,为农民工提供一站通办、一网通办、一号通办、一次通办的一站式诉讼服务。

对依法设立的农民工工资保证金账户和农民工工资专用账户原则上不得采取冻结、扣划等强制措施,确保专款专用。确需依法进行冻结、扣划的,应首先保障农民工工资的支付。

1958年6月30日,《人民日报》以《第一面红旗——记江西余江县根本消灭血吸虫病的经过》为题,报道了当地消灭血吸虫病的消息。此时65岁的毛泽东,得知这一消息后,激动不已,欣然命笔,写成了不朽的诗篇《送瘟神二首》。

(作者为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干部)

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

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

在《送瘟神》诗的后记中,毛泽东写道:“今之华佗们在早几年大多数信心不足,近一二年干劲渐高,因而有了希望。主要是党抓起来了,群众大规模发动起来了。党组织、科学家、人民群众,三者结合起来,瘟神就只好走路了。”

1957年7月7日,毛泽东向上海第一医学院教授苏德隆询问了血吸虫病的防治情况。他具体问:“订了个七年之内消灭血吸虫病的计划,你的意见怎么样?”苏教授从专业角度提出时间过于短促,估计需要12年时间。毛主席接受意见,果断决定:“那么,农业发展纲要上就改为十二年吧!”

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

读六月三十日人民日报,余江县消灭了血吸虫。浮想联翩, 夜不能寐。微风拂煦,旭日临窗。遥望南天,欣然命笔。

1956年3月3日,毛泽东接到中国科学院水生动物专家秉志2月28日写给他的信:鉴于土埋灭螺容易复生,建议在消灭血吸虫病工作中,对捕获的钉螺采用火焚的办法,永绝后患。毛泽东看了非常高兴,当即指示卫生部照办。从此,毛泽东到各地视察时,都要把这项工作当作必须了解和检查的内容。

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目前,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党中央高度重视疫情防控工作。在这个时候,我们再次品读毛泽东《送瘟神》诗篇,发扬战胜一切艰难困苦、永不屈服的革命精神,团结一心,众志成城,同时间赛跑、与病魔较量,奏响众志成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恢宏战歌,更加坚定信心、同舟共济、科学防治、精准施策,一定会赢得这场疫情防控战争的全面胜利。

通知强调,要公正高效审理拖欠农民工工资案件。对案件事实清楚、法律关系明确的拖欠农民工工资或者劳务报酬纠纷,以及有财产给付内容的涉农民工劳动争议纠纷,依法运用先予执行程序、简易程序和小额速裁程序等,快立、快审,提高审判效率。对适合以调解方式处理的案件,综合运用诉前调解、委托调解、邀请调解等多种方式,将法律宣传与说服教育相结合,督促企业及时依法履行法律义务。

涉农民工工资案件有案必立

You may also like :